国内乡土文学发展问题分析

国内乡土文学发展问题分析

摘要:《日头》是关仁山“农村三部曲”小说创作中最后一部,是收束之作,也是拳头之作。在这部小说中,关仁山依旧表现出对当前风云变幻的乡村生活以及农民的生存现状和农村文化的发展脉络的关注。借助对文武纠葛、传统与现代碰撞、道德与物化交锋等的矛盾将一曲农村文化的坎坷悲歌演奏的声嘶力竭而感天动地。《日头》所表现出来的对农村发展现状、,城市化进程中农民的生存状态以及乡村文明和文化的现代性命运与地位都都有着十分强烈的讽刺和预言的意味,同样,这些书写的意味也是当前二十世纪中国乡土文学的发展现状的一种缩影和展示。

关键词:《日头》; 乡土文学; 城市化发展; 传统与现代

《日头》,是被誉为乡土文学作家中的“百变金刚”的关仁山的最新一部长篇小说。小说基本延续了《麦河》的乡土小说体裁,但是在具体的文化意味和写作情感上却发生了较为明显的转折:如果《麦河》对农村改革的发展和趋势还有一种正向的期望和预期的话,那么在《日头》中,现代化过程中的农村的发展现状和农民以及农村传统文化的发展命运成为关仁山所担心和忧虑的。乡土文明正在以一种野蛮、血腥甚至是愚蠢的方式走向灭亡。当然,不死的乡土文学是关仁山这类有着史诗清洁和博大情怀的乡土作家的基本概念和坚持,因此,《日头》仍然用一种隐晦的比喻来暗示了乡土文学重生、发展的一丝希望和机会。从《日头》看二十世纪中国乡土文学的创作,需要从作家的基本创作特征和历程、作品的文本细读以及作品所体现出的乡土文学精魂等各个方面进行综合的概述和分析。

一、关仁山及其创作概况

(一)关仁山创造概述

关仁山的创作历程十分多样,大体上经历了从通俗文学到纯文学的转变和发展。 关仁山最初是以写通俗小说出名的,比如《魔幻处女海》、《胭脂稻传奇》等,大约有数十万字。1989 年经管桦和浩然的推荐,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走上纯文学的创造道路。此后,他一直以新现实主义的代表——“三驾马车”之一著称于文学界,而文学界也大都把眼光集中在新现实主义这一层面。然而,细细品读其作品会发现,关仁山也在自己的一方土地上给我们展示了一种地域的风情,塑造一种地域的文化人格。 1992年到1994年,关仁山发表了“雪莲湾风情录”小说——《苦雪》、《蓝脉》、《红旱船》、《醉鼓》、《风潮如诉》、《落魂天》等,展现在读者和学者们一幅幅奇异的风情画卷和新鲜的地域传奇,堪称是渔村民俗风情的文化备忘录。这些小说带有明显的地域特征。此外,关仁山非常重视地域自然环境对于人物性格形成的重要影响。如《秋殇》中的海骡子闯滩时表现出的剽悍、坦荡与骁勇;《风潮如诉》中的福林敢于同大海争斗,敢于用生命去堵豁口,显示出顶天立地、强悍无比的男子气概,成为了雪莲湾的英雄。此后,从《太极地》开始, 关仁山把笔触伸向

了广袤的冀东平原,开始了平原系列小说的创作——《太极地》、《大雪无乡》、《九月还乡》、《天壤》、《裸岸》等。虽然这些作品中现实主义的氛围比较浓厚,但是其作品也不乏对民情风俗的描绘。例如《太极地》中虽然以争夺太极地为核心,但是也写到其独有的矿物质泥是美容养颜的原料;《大雪无乡》中在表现褔镇女镇长陈凤珍在艰难情况下仍坚持推行股份制试点的执著精神的同时,也写了三姑的香火不仅胜过医院和药店,其权威甚至胜过村委会,还写了“霜前冷,雪后寒”盛产红兔子的褔镇街的独有面貌。而随后创作的《白纸门》其地域特色比以上作品更加的明显,它将被压抑的民间文化呈现在我们面前,重返了对神秘事物的敬畏和顾忌。小说以麦家祖孙三代人展开故事情节,这个家族的本身就与雪莲湾的民俗风情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它塑造了雪莲湾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它像“箴言”或“咒语”, 它不能改变现实却预言了现实,成为了雪莲湾人们独特的民间信仰。七奶奶的剪纸手艺、门神理论以及旱船会等,都是民间文化和民俗民风的呈现和描绘。

(二)关仁山乡土文学创作的基本特征

纵观关仁山的小说创作,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反映了该地区特异的风物、民俗与人情,构成了一幅幅意向浓艳的乡情图。据关仁山本人介绍,他从尼采等人那里领略了精神超越的要义,从托翁笔下领略了气势、环境、氛围营造的文学况味,从福克纳作品中体会到对社会民俗的透彻把握,这些都对其创作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追溯这些影响的源头,基本可以归纳此后关仁山文学创作的几个基本特征。首先是史诗性特征。关仁山的乡土文学创作在叙事和布局上都坚持了一种宏观的思维,将中国农村的发展历史进行了远距离的审视和思辨性的描写,最终让整部作品的史诗品格得以形成并不断走向深蕴。其次是浓郁的乡土文学特征。关仁山在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并发表作品,代表著作主要有短篇小说《苦雪》、《醉鼓》等,中短篇小说《大雪无乡》、《九月还乡》、《落魂天》《红旱船》等,长篇小说《天高地厚》、《白纸门》、《风暴潮》等,无一不是作为乡土文学发展的重要收获。作为现实主义作家,尤其是因为乡土文学作家,关仁山充分发挥了作家作为时代鼓手的历史作用。关仁山长年来始终密切关注变革中的乡村现实,他以生活含量极为丰厚的双手有力地传达着中国乡村现代转型的历史脉动,他以饱含深情的笔墨书写着农民在变革阵痛中犹豫彷徨、奋力进取的心路历程。最后是永恒的悲悯情怀和向“弱”的道德意识。在《天高地厚》、《白纸门》、《麦河》、《日头》里,关仁山坚持了自己一贯的独立思考和乡土文学知识分子在面对农村、土地、农民的现代化发展历程和痛苦的蜕变时的那种悲悯情感,以及对弱者的天生的同情。关仁山不是因循守旧的作家,但是对传统文化、传统文脉的保存与发展却有一种强烈的固执,并且他将这种固执赋予一种道德的神采,使之格外的动人,进而对读者产生更大冲击力。

二、简析《日头》的文学内涵

(一)曲折的乡村发展历史

从关仁山“农村三部曲”的整体写作思路来看,现代社会背景下的农村发展历程中的曲折与现代性内容的丰富是其关注和写作的重点。在《日头》中,关仁山对农村的现代化发展,农村的城市化进程以及农村所象征的传统文化的发展与延续是深怀忧虑的。它在《日头》中,用天启大钟、魁星阁以及老槐树作为传统文化延续和发展的三个象征,并将这三样事物在《日头》村城市化过程中的不同形态、遭遇和命运作为《日头》这一步小说情节发展的主要推动力。用巨大的时间夸大:从文革到当下社会,两代人的时间里几乎经历了现代中国农村发展历史的最关键的部分。《日头》的时间跨度有 50 多年,风雨纵横,事件密集,以家族的命运与“文脉”的断续、城市化浪潮中乡村的“空心化”与中国农民寻求精神出路的努力为贯穿,在历史与现实的连结中寻找精神脉络。对《日头》村来说,古钟、魁星阁、千年老槐是三件宝物,是《日头》村的精神符码,象征着天公地道、良心正义。然而,“文革”来了,魁星阁被烧,古钟被弃,老槐滴血,血燕惊飞。这一切固然与时代和造反司令权桑麻的幕后指使有关,但为何权桑麻非要除去《日头》村的三件宝物,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此外,文革之后的中国社会的发展的主要矛盾体现在一种新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出现,以及这种新的生产、生活方式与传统乡村生活方式之间的巨大冲突。由于受到现代化浪潮的影响,尽管说传统意义上依托于土地的农业生产依然在延续, 但发展重心由此而转移至商品经济却是确凿无疑的事情。“说到乡村的商品经济,最典型不过的一种表现方式,就是所谓乡镇企业在‘文革’后的风起云涌,把长期‘面朝黄土背朝天’,习惯于农田耕作的农民从土地的束缚中解放出来,由他们作为行为主体创办工厂,积极投身于乡村工业化的浪潮之中,正可以被看作是现代化影响乡村所导致的一种直接结果。”1而《日头》正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去重新思考和大量这一新的发展的过程,当然,关仁山对这一过程的态度是批判和怀疑的。

(二)内涵丰富的人物形象塑造

作为一部具有史诗品格的作品,《日头》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笔力过人,没有繁多的人物画廊,用的是焦点透视的人物形象塑造方式。用权桑麻、金沐灶作为核心人物形象,借用这些人物身上所体现出的深邃的历史文化背景,将小说中所涉及的历史思考和深刻反思表现出来,同时每个人物都赋予其核心性格要素,权桑麻的野蛮、愚昧,金沐灶的理想、大义,不仅让这些人物形象瞬间从众多小说人物中脱颖而出,同时也让这两个核心人物形象成为与传统乡村文化发展中的矛盾纠葛相契合和联系的重要节点和对照。

权桑麻是个耐人寻味的人物,他是村里的不倒翁,善于把复杂与简单、诡1 雷达. 乡土小说的变奏[J]. 长城,1991,(5) .

秘与坦诚、凶残与善良搅拌在一起,令人琢磨不透。他的文化倾向是与中国传统文化中良性因素相对立的,骨子里是愚昧、贪婪、野蛮、占有和掠夺。他之所以厌弃天启大钟和魁星阁这些物件,是出于惧怕和排斥这些文化象征物背后的精神秩序。权桑麻构建了资本、权力、“土豪”三位一体的农民帝国。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农民问题不是单一的,它是深深植根于传统之中的。

小说中另一个主要人物金沐灶,是一个与权桑麻、权国金们展开政治文化较量的复杂多维的形象。金沐灶是农民中的理想主义者、堂吉诃德式的骑士,因其执拗和迂阔,在与权氏父子的斗争中弄得满身伤痕。他是恢复高考后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省里的状元,毕业后回乡当了乡长。他为招商引资操劳,为追回乡亲们的补偿款险些殒命;他深挖农村贫困和苦难的根源,对官商勾结的恶意资本勇于批判,对人类劣根性进行反思;他牢记父亲临死前的嘱托要续文脉,重建魁星阁;

他深知如果不在人心中建起魁星阁,即使农民真正富有了,骨子深处的虚无和卑贱还不会改变。金沐灶与以往文学中的农村新人物不同,这集中表现在他对民族传统文化和精神资源的大力汲取和探究上。他身上有佛家的宽大,有道家的崇尚自然,有父辈的儒家精神坚守,还有些许基督徒思想,复杂交织于一身。直到最后,他仍陷在精神的困境中难以自拔,但这是超越前的困境。

(三)逼真的乡土情景刻画

作为一名现实主义作家,关仁山在《日头》中对农民的生活场景、生活习俗乃至于对农民的思维模式和思想观念的描摹和刻画是逼真而且惟妙惟肖的。由于关仁山在描写《日头》村的现代化变革的同时是对乡土文化的延续和发展有着深深的忧虑的,所以在进行一些细节性的乡土情景的刻画时,会有一丝批判的意味流露和出现。因此,在描写《日头》村受到城市化发展的负面作用影响时,这种情景的刻画尤其细致而惊人:“钢铁厂和铁矿把《日头》村包围了”,“到处飘着黑烟、粉尘和树叶”,“我种的菜上面有一层黑黑的尘土,到了集市没人要,只好三瓜两枣处理了。”“年轻人都进了企业,或是去外地打工,不管土地的事,只有年老的在地里干着,庄稼长成拉拉秧,只能混口饭吃。”“工业把土地弄脏了,河水泡浑了,长出的东西都是脏的”。

在描写农民在金钱利诱面前的罪恶的心理以及愚昧、扭曲的观念时,关仁山总是能够借助三言两语的对话将一种带着野蛮气息的画满传递给读者。比如权桑麻曾说:“老二,你哥不在,爹跟你说几句私密话。这么多年来,你爹最大的贡献是啥?不是搞了企业,不是挣到了多少个亿的钱,而是替权家竖了一个敌人,就是金家。不管金沐灶救没救过你的命,你都不能感情用事。因为,我们家族要强大,需要一个更强大的敌人。你懂这个道理吗?”这就是权桑麻的斗争哲学。更有甚者,权桑麻与袁三定之间的斗争也被关仁山作为现代人的“狡猾”对农村人的“朴实”的劫持。权桑麻为了一己之私煽动挑拨械斗,“十月十九 披霞山是一个被鲜血染红的日子, 《日头》村的百姓疯了,他们在权桑麻的召唤下,呼啦啦向铁矿扑去, 他们有的拿着棍棒,有的拿着砍刀、斧头,他们被发动起来了,就像一堆干柴,等待着烈火的燃烧, 权桑麻点燃一根火柴扔在了干柴上”, 让真个披霞山变成血染之地。而当袁三定与权桑麻之间达成可耻的某种协议之后,之前的全部罪恶都变成了悦耳的互相夸赞,其中的荒谬以及这荒谬引起的血腥让每个读者都不寒而栗。

(四)神秘莫测的民风民俗

在《日头》中,关仁山用一种充满神秘主义色彩的描写视角,力争从更加广远的维度和范围中去挖掘出关于乡村文学、乡村文化发展的脉络和前景。天启大钟从被推崇到险些丧于文革时期的野蛮的榔头下,这一曲折的发展历程不仅可以隐喻了乡村文化发展的现代性命运,抨击了现代文明对于传统文化、传统乡村以及传统农民品质的腐蚀,同时也将在这一变化过程中的知识分子的现代性命运进行了描写。金沐灶的父亲以及金沐灶自身的命运都与传统文化的发展命运、《日头》村文脉的延续和发展等具有更加宏观意义的命题息息相关。从显性的层面看,金沐灶父亲舍身护钟的行为虽然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一个看似冰冷的大钟,但是如果金沐灶的父亲坐看大钟被毁,那么来源于内心深处的自卑和惭愧的情绪必然会伴其一生,生不如此。后者相比于前者,其实更需要勇气和韧力。而金沐灶则更是从父亲那里继承意愿,“重建魁星阁”,这样的遗愿像一个沉沉的枷锁,伴随着金沐灶的一生,同时也从潜意识的层面上对一生的生活态度、生活方式的选择以及生活信仰的树立等顶层设计的层面的内容产生支配性的影响。

此外,关仁山《日头》中还写了诸多神秘性的情节和事物的发展,并且在更加直接的层面上形成了某种象征性内涵和隐喻性的意味。小说中的老槐树流血、血燕、天启钟自鸣、敲钟不响、状元树被烧、大钟滑落响了三天三夜、枯井冒黑水、红嘴乌鸦的传说等,都有《白纸门》的遗风流韵,也有《百年孤独》的某些影响。这些魔幻或超现实的笔法,丰富了小说的文化内涵;另一方面,小说用中国古代审定乐音的高低标准“十二律”作为各章的命名,不仅强化了小说的节奏感,同时与小说各章的起承转合相吻合。这一别开生面的想象,也是中国经验在《日头》中恰到好处的表达。《日头》是关仁山突破自己创作的一次重要的挑战,一个作家突破自己是最困难的。关仁山韬光养晦多年,他用自己坚实的生活积累和敏锐观察,书写了《日头》村传统文明崩溃的前世今生,实现自己多年的期许。他对乡村中国当下面临的问题的思考和文学想象,也应和了

我曾提出的一个观点:乡村文明的崩溃。并不意味着对乡村中国书写的终结,这一领域仍然是那些有抱负的作家一展身手前途无限的巨大空间。

三、《日头》中的乡土文学精魂

(一)独特的审美质素

关仁山借《日头》村的描写,将中国现代社会中乡村文化的发展进行了一个全面的审视和深刻的思考,并将自己知识分子的思辨能力和道德情怀以及对乡村文化的悲悯情怀融入到小说创造,表现出一种独特的审美质素。《日头》是关仁山讲述的冀东平原《日头》村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与现实,小说对中国“史传传统”的自觉承传,使《日头》既是虚构的故事或传奇,同时也是半个世纪乡村中国变革的缩影。冀东平原的风土人情爱恨情仇,就这样波澜壮阔地展现

在我们面前。重要的是,关仁山书写了乡村文明崩溃的过程和新文明建构的艰难。他的文化记忆和文学想象,为当下中国的乡土文学提供了新的经验和路向。如果说《天高地厚》、《麦河》等小说,还对乡村中国的当下状况多持有乐观主义,更多的还是歌颂的话,那么《日头》则更多地探究了当下中国乡村文明崩溃的历史过程和原因。权桑麻的野蛮、血腥象征了乡村文化发展中的异质因素,而袁三定则象征了现代城市化进程中市场经济发展中的无理性内容,两者共同造成了中国现代乡村文明发展的风险和阻碍,是《日头》村文脉断绝的最核心的两个原因。

(二)大时代下的小人物命运

聚焦小说创作视点,将看似宏观的创作心理和目标切实落实到实际的情节设置和人物描写之中,《日头》村本身就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众多乡村的一例,是农村文明进化和发展的一个典范性缩影。从这个意义上说,关注大时代下的小人物命运,是关仁山《日头》的核心主题,同时也是关仁山创作意图的表现方式之一。

小说中,人物形象的塑造可谓丰满,极大程度照顾了人性本身的丰富内涵,同时也遵循重点突出的人物塑造原则,每个人物都有其自身明显的主要性格内涵,使得人物极具区别性的同时也赢得了在《日头》中的关键位置和重大影响。权桑麻的存在象征了在现代化发展中,乡村文明异质性因素的扭曲,他用看似顺应时代潮流的行为将自己生活和生存的土壤以及文化血脉亲手斩断,同是用现代的经济社会的利己主义思维将自己的村民煽动起来,流血牺牲,为了无所谓的利益和毫不存在的仇恨燃气内心最原始的欲望和冲动。在村民大会上,权桑麻说,听说村里头流传一句顺口溜儿吗?自打来了袁三定“村里从此不安静,矿工苦来污染重,他发横财苦百姓, .大家都知道”,“袁三定是袁世豪的后代,他家就是上海的资本家,旧社会剥削工人”那可是出了名的, 现在他继承了万恶资本家的衣钵,压迫我们《日头》村的穷苦百姓来了, “他在《日头》村开了矿,巧取豪夺,每天一页血泪史,到现在都记有几本了, 有人得了矽肺病,有人断了胳膊,还不给人家补偿,他的心肠比资本家还黑。”权桑麻看似精巧的谎言所煽动的却是与自己相同的人群,是与自己文化脉络完全相同的一群人。这些人的生存状态一定程度上就是乡村文化的生存现状,这些小人物的生存状态终于因为关仁山的创作而梳理成章地融入到一个宏大宽阔的时代背景之中。

(三)风味独特的语言风格

关仁山的小说中使用了一些口语化的极具地域文化特色的词语以及那个地域特有的事物名称:如“悬吊吊”是“不稳妥”的意思 、“蹶跶蹶跶”来形容走路的样子 。“别价”是“不、不要”的意思。“别看这泥滩秃啦光叽的没啥意思,今咱老哥俩儿一闹腾,还真是好啊!”此处用“秃啦光叽”形容光秃秃的样子。 村里人管第三者插足叫“野秧子”。对此是这样描述的:冀东平原的庄家田里,有一种低贱的农作物,那就是糜秧子。糜秧子杆儿很细,像一种锯齿状的草。糜子粒是装枕头的好材料。那么,比糜秧子更低贱的就算是野秧子了。野秧子自己长出来,秧杆儿却比糜秧子粗壮,头顶着一个油绿的小苞,即使锄掉它,它自己还是野野地长出来。插足的第三者就像野秧子的劲头儿,野

火烧不尽。除此之外,雪莲湾人管“风暴潮”叫做“发天”,“开雾”是海龙神吹出的仙气,这些都给文章带来了浓郁的地域文化气息,增强了作品的乡土性的效果。作品中还运用了大量的诙谐幽默的俗语和歇后语。道俗语是语言民俗的一大类,直接或间接的反映民俗,渗透于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俗话说:“穷人乍富,挺腰腆肚儿”;“甭替她瞒着,土豆充地瓜,没骨头的货!”;俗话:前半辈儿看老,后半辈儿看小;蝙蝠乡有句俗语:天上的仙鹤不如手中的家雀儿;这一冬天忙的我脚后跟打脑勺子;马槽里多出个驴脸来;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莫笑叫花子穿破衣。“俺呢,就当不认识你们老朱家人,咱们鱼走水鸟飞天两清啦!”而歇后语是民间最为喜闻乐见的语言形式之一,幽默俏皮、轻松活泼,体现了民众旷达乐观的精神风貌。关仁山的小说中到处都是这样的语言:“土豆充地瓜——没骨头的货”,“秋后的黄瓜棚——空架子” “老式窗户——条条框框多”等这些都是物质生活民俗的体现。

这种充满民俗特征的小说创作语言极大地所见了小说叙事内容与小说叙事语言之间的距离造成一种“不隔”的文本语言效果。同时,独特风味的语言风格本身也是乡村文学创作的关键要素之一。风味独特的小说叙事语言能够从语言技能的层面对小说内容进行巩固和强化,比如,借助乡土的语言,乡村文化的发展历程能够用一种类似于“亲历者”的视角表现出来,增加文章的真实感的同时增强其说服力和公信力。

四、结语

经典的作品总是能够被不断的诠释,每个时代背景下都会有针对性的研究成果出现。对于《日头》来说,其中的乡土文化的发展历程探索、现代化变革对农村文化、农民生活以及农民的精神世界的影响等都是需要学界进行长期关注和深刻思考的课题。当然,这种内涵的丰富性本身也是作品经典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日头》的诠释的多元,正是乡土文学生命力的一种表现,正如孟繁华所言,在城市化进程不断加速,城市文学风云而来的当下,乡土文学看似生存空间受到挤压,但是在这种挤压中谋求乡土文学的新的创作场域,将是中国当代乡土文学再现巅峰的黄金契机。因此,“不死”的乡土文学不是一种期冀,它更加是一种召唤,希望更多类似于关仁山似的严肃的乡土文学创作作家去努力创作,将乡土文学的生命延续在一部部厚重的作品之中。

参考文献:

[1]泰纳.艺术哲学[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32.

[2]樊星.当代文学与地域文化[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15.

[3].顾希佳.社会民俗学[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3.

[4]江帆.生态民俗学[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3.

[5]张汝伦.多元的思维模式与多元的文化团.读书,1986,7: 90 一 98.

[6]茅盾.茅盾全集[M].卷 18,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270-271.

[7]刘大杰.中国文学发展史[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69.

[8]刘勰.文心雕龙[M].物色第四十六

[9]关仁山.白纸门[M].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2007,

[10]关仁山小说选[M].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1994.

[11]关仁山.大雪无乡[M].北京:百花文艺出版社,1997.439.

[12]钟敬文.民俗学概论[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5.

[13]关仁山.风暴潮[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

[14](瑞士)费尔迪南.德.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高名凯译,商务印书馆,1985,43.

[15]关仁山.天高地厚[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8,52.

[16]何申. 我的小说我的根[ N ] . 文论报,1996 - 07 -15.

[17]谈歌.小说与什么接轨[N].无名文学,1996 年第一期

[18]关仁山.用文学描绘我们共有的家[N].文艺报,1997 年 2 月 4 日

[19]李爱红.关仁山小说创作中的乡土情怀[J].朔方.文学评论 ,2006 (77).

[20]雷 达. 乡土小说的变奏[J ]. 长城,1991 ,(5) .

[21]矛盾.关于乡土文学[J].文学,1936, 6(2).

[22] 孟繁华:重返“神秘的事物”——评关仁山的长篇小说《白纸门》.红豆

[J],2007,11: 14.

[23] 封秋昌.“三驾马车”近作谈[N]. 河北日报,2002-8-16(6).

[24] 张东焱.君子故乡来 应知故乡事——关仁山小说近作读后感. 冀东学刊

[J], 1997,107: 55.

[25]李勤德.中国区域文化[M].山西: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1995

[26]李继凯.秦地小说与三秦文化〔M〕.长沙: 湖南教育出版社,1997

[27]陈钏.地像中国:区域文化精神与国民地域性格[M].郑州大学出版社 2001.

[28] 洪治钢.论小说中的地域风情[J].山花,1994.

[29] 赵园.“北方气象”与“大西北情结”[J].文艺争鸣,1991.(5)

[30] 陈金川.地缘中国:区域文化精神与国民地域性格[M].郑州:郑州大学出版社.2003.


相关范文

  1. 网络文学发展趋势研究

    原文地址:网络文学发展趋势研究[转]作者:陈定家的博客 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趋势研究报告 目前而言,网络文学的发展仍然面临着巨大的问题,而纵观网络文学的发展史,是一部文学向金钱不断妥协的商战史.作为日益成长为文学主体的网络文学虽然已经发展壮大,但却一直没有解决一个致命问题,那就是文学性.当前的网络文学有 ...

  2. 2016-2022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前景研究报告

    2016-2022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前景 研究报告 www.chyxx.com 什么是行业研究报告 行业研究是通过深入研究某一行业发展动态.规模结构.竞争格局以及综合经济信息等,为企业自身发展或行业投资者等相关客户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 企业通常通过自身的营销网络了解到所在行业的微观市场,但微观市场中 ...

  3. 康拉德[黑暗的心]研究述评

    第29卷第4期 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Vol. 29No. 42009年8月 Journal of Yancheng Teachers University (Humanities &Social Sciences ) Aug. 2009 康拉德<黑暗的心>研究述评 ...

  4. 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影响力因素分析_熊修雨

    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 影响力因素分析 熊修雨 内容提要 本文从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接 受" 出发,来探讨 中国 当代 文学究竟是在哪些方面引起了海外读者的关注,或者说,海外读者究竟是在哪些方面对中国当代文学产生了兴趣,并试图从中提炼出一些有代表性的影响力因素,比如政治.文化.性.人 ...

  5. 图里翻译理论在中国的评介及应用

    图里翻译理论在中国的评介及应用 文 军 施 佳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 100083) [摘 要] 本文对中国学者发表的381篇有关图里(Gideon Toury)翻译理论的文章加以总结,简单介绍了图里的翻译理论在中国的译介及应用,并指出国内学者对图里翻译理论的误读.误用之处,以期图里的翻译理论能 ...

  6. 国内外高校通识教育核心课程实施取向探析

    通识教育核心课程是以哈佛大学为代表的国内外许多高校实施通识教育的一种模式.从知名院校课程设计的成功案例来看,通识教育核心课程特有的特征决定了其实施取向:跨学科的师资团队凸显确定课程价值目标的重要性:课程内容重在方法论层面并重视经典解读,授课方式以引导思辨精神的研讨课为主.当前国内高校大力发展通识教育 ...

  7. 2015年文科生可以报考的十大热门专业

    2015年文科生可以报考的十大热门专业 NO.1 汉语言文学 专业解密:本专业培养具备文艺理论素养和系统的汉语言文学知识,能在新闻文艺出版部门.高校.科研机构和机关企事业单位从事文学评论.汉语言文学教学与研究工作,以及文化.宣传方面的实际工作的汉语言文学高级专门人才.本专业学生主要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学 ...

  8. 中国乡土建筑研究的脉络_问题及展望

    第14卷第1期2014年2月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Kunmi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Vol. 14,No. 1Feb. 2014 中国乡土建筑研究的脉络.问题及展望 吴志宏 (昆明理工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云南 ...

  9. 国外中国现代文学研究方法管窥

    摘要:国外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从初具规模至今已历一个甲子.在这个过程中,20世纪60年代捷克学者普实克与美国学者夏志清的论争,促进了这一领域的学者们在研究方法方面的意识萌动,至70年代,不同研究方法的运用已蔚然成风.其中历史主义与非历史主义等一系列研究方法的运用.有鲜明的实例,亦有显著的成果. 关键 ...